昆山侦探公司

之前过去还是历历在目我很想麻醉自己

  他无力地翻了一个身,显得有些麻木,他开始在房间里面踱步,他在思考,不管怎么样,想天一亮就准备出发,到她那里去,去或许是最后一面,他左思右想,但是妈妈才回来,请假回来看我,所以他越想越急躁,全然不知道该怎么办呢?路的两端,他不知道,该往哪一处迈下去,他又一次哭泣了,而这一次心痛地更厉害了,那样一种凄凄的声音。

  昆山市私家侦探他干脆一头蒙倒在床上,希望什么都不想就这样睡到天亮,当他真的倒在床上,可是她的面目却更加清晰,先前的话像是萦绕在他耳边,回响着,他开始犯头痛了。

  他再一次爬起床,过去了几个钟头,但是他觉得还是很慢,像流星一样在那遥远的地方,一点一点地变小来到我们的世界,已经面目全飞而且花去了几个世纪,我们已经投胎转世,我们相互之间已经不认识了,而现在就像他们现在这样,或许她已经把他忘记了。

  窗外还是下着小雨,淅淅沥沥地,只有仔细才能听得到那种声音,但是风的声音已经盖过了雨的那种碎碎的抽泣声,可是窗帘的幕布将它房内的气氛搅得一团糟,既然天快要亮了,为什么还是要那么漆黑,干脆亮起了灯,好像是他要去整理天一亮准备出发的行李,从他动作看出来却更加笨拙,他是知道的,这样他们已经又走进了一步。

  现在显得有些无所事事了,他们之前的过去还是历历在目,很想去麻醉自己,所以轻轻地将妈妈的房门打开,只说了一句话,说:妈妈,我睡不着了。

  妈妈有点睡眼惺忪地感觉说着:怎么呢,那怎么办?那样干脆利落,他很不情愿地说:妈妈,你陪我讲话或是玩玩,不想去睡觉了,此时的他已经成了一个大男生了,过去了在妈妈怀抱的日子,小的时候很少会在妈妈的身边,所以妈妈有点惊异,但是可以看出分明是高兴,说:好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