昆山侦探公司

喜欢了7年的大叔,真正面对的时候退却了

  16岁,一个简单又复杂的年龄,简单在于每天的时间除了学习还是学习,复杂在内心开始萌生各种小心思和青春期的各种不安定,生活就像一湾溪流,现在看来平淡无奇,那时却躁动不安。

  那时还是个高中生,什么都不懂,却装着什么都明白,或者说自以为是什么都了然于心,太多的一眼看穿,却总以为别人不会理解。其实一切不过是俗之又俗,可是身在其中却无法自拔,旁观者虽清,奈何当局者太傻。

  他是老师,我是学生,仅此而已罢了

  第一次见他并没有所谓的一见钟情,纯粹是我喜欢他所教的那门课,所以对他映像也很好,干净的白衬衫,利落的碎发,简单的很普通。而我的那门功课也是班级最好的,所以他理所当然对我也格外注意,仅此而已。

  昆山市私家侦探女生应该明白,那时候对于同龄的男孩子总觉得他们幼稚,整天就知道数学题和打篮球,会幼稚的打架反而觉得很厉害,其实在女生眼里就像耍猴一样可笑。所以我那是对班里的男生是一点都在意的,完全让父母放心,他们绝对不会相信我早恋,因为我总是在他们面前说男孩子太幼稚,而父母也总是点头称是,顺便教导我不要早恋,早恋不会有结果,我总是呲之以鼻,信誓旦旦的说我是不可能早恋的,记得是夏天的一段话,没有想到在冬天打了自己的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