昆山侦探公司

势利妈竟将我送上隐婚富豪的床?

  势利妈竟将我送上隐婚富豪的床?司马智的吻,没有把我催眠。倒是浑身发抖,再然后彻底清醒。这都是老妈的阴谋,可她对事情知道一些不知道一些。那不是便宜了龌龊的司马智?我一脚踢向他的大腿,也不管有没有踢中要害。总而言之,我要从自己的房间逃出去。前提就是成功摆脱司马智,这点对我来说有点难度。

  这都怪,我有个神神叨叨的势利母亲。从小,她就对我进行魔鬼式训练。目的,就是嫁给有钱人给张家扬眉吐气。哪有这么宏大的理想,更多还是巩固她自己在张家的地位。须知道,我母亲是小三儿的角色。即便最后顺顺利利嫁给我爸,但爷爷奶奶他们总是各种的不理想。

  “莉莉,你就是我的指望。”她总是拜托七大叔八大婶的,昆山市私家侦探但凡有些权势有些地位的男人——未婚的,离婚的都行。统统介绍过来,她负责火眼金睛的严格筛选。之后,才把我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前去赴约。从小,我就是个听话懂事的孩子。知道母亲各种不易。起初,这类相亲没有拒绝。

  但一而再、再而三的,我觉得母亲这不是在嫁女儿而是在卖女儿。那些男人,有地中海啤酒肚的;有个子还没有我高的三级残废。她不管,只要男方有可取之处就宁可滥杀也不要错过。我欲哭无泪:“阿妈,你啥时才会消停?”这句话,气得母亲差得一哭二闹三上吊。我,不敢刺激她。

  这不,我对司马智还是有些了解的。他欺骗母亲,说是早已离婚。哪啊?我一闺蜜就是他老婆的表姐,我打探得清清楚楚。司马智和他老婆没有感情,但看在女儿份上怎么说都还在一起。只是一直隐婚,反正他老婆孩子的存在与不存在没啥影响。但我不同啊,好端端的干嘛非要当小三?

  但司马智确实有那么几个钱,有钱的男人就想着怎么坏。将母亲哄得心花怒放,也得到了不少好处。我还没有拿到确凿的证据,也就先敷衍着她。可怎么了?母亲竟然把司马智送进我的房间。我迷迷糊糊的,怎么感觉到有人压在身上。赶紧开灯,眼前的竟是司马智!我,顿时傻愣愣的。

  冲出房间,在门外偷听的母亲还想拦住我。

  我一把甩开她,匆忙逃进了无边的黑暗里……